設為主頁    |    加入收藏   |   企業郵箱   

以改革精神引領金融穩定之路

時間:2017/9/6 14:02:19

    建立維護金融穩定的系統性框架:理論依據及形勢任務

從理論和實踐看,中央銀行的政策目標“維護幣值穩定”本身就具有金融穩定的含義,而最后貸款人角色也決定了中央銀行始終把化解和處置金融風險作為重要職責。縱觀世界金融史,在各個歷史時期,都需要中央銀行在準確判斷經濟金融形勢的基礎上,運用宏觀調控進行逆周期調節,向金融體系注入預防高杠桿和泡沫化的疫苗,降低危機發生的概率,通過對利率、匯率等基礎性金融資產價格的管理來調控預期,進而調節全社會投融資行為,同時,統一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和金融基礎設施監管,促進經濟金融穩健運行。

中國作為一個發展中經濟體,具有“轉軌經濟加新興市場”的特征,維護金融穩定更需要從自身經濟金融結構和金融風險特點入手,拿出有針對性的解決方案。20世紀90年代至21世紀之初,金融機構財務不健康,依法合規理念缺失,自主經營不到位,金融監管水平不高,會計審計準則標準滯后,市場運行機制不健全,導致歷史積累的金融風險尚未完全化解、新的風險仍在不斷形成。

這種特殊而又嚴峻的形勢,使得中國維護金融穩定具有鮮明的改革烙印。在維護金融穩定工作開始之初,綜合權衡經濟狀況、財政實力和中央銀行可用政策工具,形成了以改革進行標本兼治、以處置風險守住穩定底線的路徑:一方面全面推進金融機構改革,建立“產權清晰、權責明確、政企分開、管理科學”的現代金融企業,培育健康的市場主體;另一方面,通過外科手術式的方式化解和處置歷史存量金融風險,去除金融體系的沉疴頑疾。隨著對金融風險認識的深化和維護金融穩定工作的不斷深入,建立有利于防范道德風險的制度安排、不斷完善金融業穩健性標準、持續監測評估金融穩定狀況,與金融改革和處置風險共同組成了維護金融穩定的系統性框架,體現了“預防為先、標本兼治、穩妥有序、守住底線”的邏輯思路。

打造金融穩定基石:全面啟動和深化金融機構改革

保持金融機構的健康性是維護金融穩定的基礎。為有效化解大型銀行風險,2003年,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改革全面啟動。在改革模式選擇上,汲取蘇聯、東歐轉軌國家“休克療法”導致金融危機的教訓,采取了漸進式方式,按照在線修復、治標治本相結合的思路,將改革的總體目標設定為:打造資本充足、內控嚴密、運行安全、服務和效益良好、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現代商業銀行。根據“一行一策”對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實施了精妙的“四部曲”方案。

一是重塑大型商業銀行的財務健康。首先,利用大型商業銀行原有財務資源核銷部分已實際損失的資本金;緊接著,按照市場化原則由四家資產管理公司通過公開競標,承接并處置不良資產;之后,補充大型商業銀行的資本實力,人民銀行創造性地提出運用外匯儲備和黃金儲備注資大型商業銀行,2003~2008年對五大國有商業銀行注資累計約800億美元。二是引入戰略投資者。公平競爭、擇優引進戰略投資者,尤其是具有豐富、成熟的經營管理經驗和公司治理經驗的境內外戰略投資者,形成多元化的產權結構。三是建立現代公司治理架構。設立匯金公司獨立行使國有股東權利,明晰了國有金融資本出資人代表,構建了股東大會、董事會、監事會和經營管理層的相互監督和制約的公司治理機制。四是境內外公開上市。充分發揮資本市場的外部約束監督作用,促使大型商業銀行成為真正的市場化經營主體,從2005年10月起,五家大型商業銀行相繼啟動首次公開發行工作,先后全部完成A股和H股兩地上市。

守住金融穩定底線:處置和化解存量金融風險

20世紀90年代中期特別是亞洲金融危機后,由于我國的財政實力還比較薄弱,且存款保險制度尚未建立,為及時救助風險防止對經濟造成更大沖擊,主要由人民銀行履行最后貸款人職能,階段性化解了我國金融業風險,維護了金融和社會穩定。

據統計,1997年至2001年,采取撤銷、解散、關閉、破產等辦法,對400多家嚴重違法違規經營、資不抵債、不能支付到期債務的中小金融機構實現了市場退出。1998年末至2002年末,通過更名、合并重組、商業銀行購并、組建城市商業銀行、撤銷等方式,處置城市信用社風險。1999年,通過對信托業開展第五次整頓,對從事違法違規操作、發生支付危機、不能償還到期債務的信托投資公司一律予以改組撤并,信托投資公司數量減少到了50多家。2005年至2007年,推動銀河證券、南方證券等9家證券公司重組改革,先后對閩發證券等高風險證券公司實施了關閉或破產。2004年處置德隆系風險,2003年至2008年,平穩完成了16家歷史遺留的高風險金融機構的市場退出工作。

人民銀行及時救助高風險金融機構的做法,為我國經濟社會持續發展創造了有利條件,從全球金融實踐看,也具有典型意義。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期間,美國等一些國家的中央銀行也都通過創新使用流動性工具和擴張資產負債表等方式化解了銀行及非銀行類金融機構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