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主頁    |    加入收藏   |   企業郵箱   

重大改革!銀保監管合并意味著什么?

時間:2018/3/27 17:02:00

??? 3月13日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的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以下簡稱“方案”)提出,將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和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的職責整合,組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作為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其主要職責是,依照法律法規統一監督管理銀行業和保險業,維護銀行業和保險業合法、穩健運行,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保護金融消費者合法權益,維護金融穩定。

??? 另外,方案提到,“將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和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擬定銀行業、保險業重要法律法規草案和審慎監管基本制度的職責劃入中國人民銀行。不再保留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

??? 13日上午,列席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第四次全會的中國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對媒體記者表示,會按照統一要求進行調整。

??? 金融監管向綜合監管體系演化

???“壓縮數量,整合職能,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是放管服改革的深化和體制保障。”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人民銀行西安分行行長白鶴祥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銀保監管合并是新時代金融監管體制改革的新起點。對整合監管資源、統一監管標準、協調監管步調、降低監管成本、提高監管效率、填補監管空白、有效防范系統性風險、推動中國金融業持續健康發展,必將產生深遠影響。

??? 方案進一步加強了人民銀行的審慎監管職能,并從之前對單個金融機構經營穩健考量的角度上升到對整個金融系統穩定性的角度制定監管規則,有利于從宏觀角度維護金融體系整體穩定。

???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徐忠撰文表示,一是堅持金融業綜合經營方向,順應綜合經營發展趨勢,組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集中整合監管資源、充分發揮專業化優勢,落實功能監管并加強綜合監管,提高監管質量和效率。二是分離發展與監管職能、分離監管規制與執行,將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和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擬訂銀行業、保險業重要法律法規草案和審慎監管基本制度的職責劃入中國人民銀行,使監管部門專注于監管執行,提高監管的專業性、有效性。三是強化中央銀行宏觀審慎管理職能,人民銀行落實“三個統籌”,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奠定重要基礎。

??? 更有利于執行行為監管、微觀監管

?? “行為監管是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強調的一個監管補短板的重要方向,銀保監管合并就是在這個思路框架下實現的。”監管人士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由于保險公司和銀行業穿透問題更多一些,所以,銀保監管合并可以作為嘗試之舉。“此前監管方面空白之處比較多。首先是部門之間的監管空白,隨著業務發展,業務已經相通,但監管沒有相通,套利行為時有發生;其次,法律法規空白也比較多,2017年至今,幾個監管部門密集發布多份文件補漏洞,但這些可能是微觀層面的‘穿透’。”該監管人士說,現在銀保監管合并相當于監管架構上也“穿透”了,更有利于執行微觀監管。

??? 減少監管空白和交叉監管,防范化解重大風險
南開大學金融學院常務副院長范小云在3月13日下午進行的經濟界小組討論上也表示,銀監會和保監會分立的體制,由于在復雜的金融體系下很難厘清監管責任,容易出現監管空白和交叉監管,也不利于監管問責。而將二者合并,可以最大限度地克服部門利益,強化綜合監管,提高統籌協調效果。另外,她認為,銀監會與保監會合并的另一個原因是我國金融體系日益復雜。銀行與銀行、銀行與保險及信托等非銀行金融機構之間的關聯性日益緊密,原有分業監管的機構監管模式已經日益不適應當前我國金融業發展的現實,迫切需要向功能監管模式轉型。

?? “這是繼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之后的又一重大監管框架調整舉措。”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說,組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將進一步推進行業監管協同,有效避免監管漏洞和監管重疊問題。

??? 連平說,保險的業務功能相對單一,風險管理方法和要求與銀行有一定相似之處。而長期以來,保險業務與銀行業務合作密切,在監管合作上也有較好基礎,推進銀行與保險監管跨行業整合,符合中國金融市場發展的要求。

?? “我國大型金融機構主要集中在銀行和保險領域,且銀行已經成為保險資金的重要投資標的。”連平說,在制定相關機構的監管標準時,由統一的監管部門加以推進,可以將風險控制要求更好地協調統一起來,這對加強骨干金融機構管理,進而對保證金融穩定和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 清華大學金融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央行研究局前首席經濟學家馬駿認為,目前的金融監管機構設置面臨一系列問題,比如:監管標準不統一,導致監管套利;監管缺乏穿透性,“鐵路警察,各管一段”,對用債務資金作股權投資等高風險行為難以抑制;一些金融業態處于監管盲區,沒有人管,出了事才被迫補救;監管部門之間信息溝通不暢,使重要決策缺乏依據;部分監管職能重疊,導致沖突、扯皮和政策信號不一。

??? 馬駿表示:“這次機構改革,有望解決或緩解上述部分問題。比如,由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牽頭或協調制定跨部門的政策和規定、合并若干監管部門,有利于減少監管套利、監管缺乏穿透性、監管盲區和信息難以共享等問題。再如,將原銀監會的政策制定(尤其是涉及到宏觀審慎政策)的功能劃歸人民銀行,有助于避免宏觀審慎政策領域的多頭管理和政策信號沖突。若干功能和部門的合并還有助于解決職能重疊的問題,尤其在對商業銀行監管的領域。”
?